夏末北京行

夏末,乘開學術會議小遊北京。上回訪京已是十年前,在還不那麼紅的798做行為表演

像魯迅視香港如畏途,搭機前一晚,忐忑不安。像我這一代的人,北京不單等同藝術之都,也是個無法看透的政治城市,代表着中國種種無法理解,不想接受的現實。

首都機場的外陽。帶了些有敏感詞的書,竟然可從e channel如入無人之境通過。
首都機場的外陽。帶了些有敏感詞的書,竟然可從e channel如入無人之境通過。

受邀於某全國重點大學的研究生論壇,原是滿懷希望的,誰料報告都強差人意。許是有點因為我是甲組去錯了丙組,我頭髮都白了,而大部份的與會者都是年青學子。但我想我必須說這種治學方法的不足─聽了大部份的報告,都是拿案例再亂搭一點二手的外國理論資料。對文化產業中所挪用的傳統文化和藝術資源,竟都欠缺基本美學知識和感知深度。個別文章,甚至只是很工具性的談文化,對文創產業中的國家主義和發展主義毫無反省。(恕不能劇透太多,以免主辦方尷尬。)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加上閒逛市面,各種高消費的「文化」場所,由古著漢裝、琴棋書畫到四合院精品生活館……大國崛起,老少貧富趕着做中國人,卻又已經不能回去;大部份人只能在糟粕上創新的無奈……越看越感到憂心忡忡。

我知道這樣說「很不文化研究」,精英主義、本質主義、甚至大香港……但當文創遇上文研,借批判之力行民粹之實,消費主義合理化了平庸主義,文化承傳也不見得能在公共層面開展。何況脫離語境去談,其實也不太文化研究。

一號線的地鐵站,建於文革時期,有點蘇聯遺風。
一號線的地鐵站,建於文革時期,有點蘇聯遺風。

不過到京高興的是看看北漂老朋友,包括在央美的Janet、消遙派阿lo、儒和軼等。告訴了我許多有趣的工作和生活體驗。阿lo還是那麼直接可愛,煙不離手,愛北京有生活上的選擇和自由。不過也同時明白到賈梓柯《世界》裡面那個小妹說的─北京這麼大怎麼也不相信就容不下我。每天走在你推我湧的地鐵裡,而北京之大,物價之貴與粗,也挺累的。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至於藝術界,可能留的短,走馬看花,驚喜不多。除了央美那個從藏品中從新翻出來的校史展,幾件不可多得的精品,和對民國藝壇的重新理解。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總結此行,在在印證了彭麗君在《邊城對話─香港‧中國‧邊緣‧邊界》的話:

「其實香港人對中國邊緣的關心,除了是應有之義外,現在中國面對的很多問題,香港的利益也曾經參與,我們也有份製造和從中得益[……] 再者,了解香港相對於中國的某種邊界屬性,我們或許會更懂得尊重這個城市的邊緣社群。況且,今天內地的國家主義當道,我們看到主權概念被無限擴大,香港的任何討論都不能越過這串無止境的雙黃線。在一個大國崛起的年代,當中國政府和人民在想像及應對國家走入世界的中央時,也是我們展開中國的邊緣論述的時候。邊界才是一個國家主體的最具體呈現,如果我們看不到邊緣,我們也不會看到世界。」 (4-5頁)

IMG_2803

最後,不能不放棄這雙跟了我十多年的鞋子。在英國唸碩士時候買的Josef Siebel,跟我跑了大江南北,陰晴雨雪。很謝謝它。

IMG_2814

p.s. 對我這個南方人來說,北京短遊則可,並不宜居。到北京的話,反而很推薦去天津走走,五大道一帶的民國別墅,打生打死的軍閥原來都住一條街上。各國造型的建築,氣派比它老上海還要大。可惜周一李叔同故居關門,只能望門興歎。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