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斯叔叔死了

今早起來,西爺向我說的第一句話:

也斯死了。

腦裡浮出的就是去年書展開幕,他喜孜孜的像開慶生派對。雖然官蓋雲集,也搞不清楚有幾個真的讀過他作品。然我當然也只是混進去的。

不是文學人,也不算認真的稔熟。但像我這一輩的,誰沒受過他的影響?後現代、後殖民、文化身份……那些九十年代在信報、星島、經濟、快報、越界……上天天談論着的 ─ 那個擲一棵石頭,已能激起波瀾的、小小的文化界。

那個時代,學院還沒有正大光明的搞文化研究。大家都是往外跑,一點一滴地,在藝術中心,看電影、修課程。在黃禾壁主持的課程部,也斯開過一期寫作班,什麼用《妖獸都市》來解析後現代;找董啟章來講androgyny 。周蕾與馬奎斯,都是第一次聽說。當然都沒讀懂,卻覺得這個未知的成人世界真好玩。而東-西、雅-俗、男-女不可以二分,已成烙印。課程最後,文字好像沒怎寫,卻搞了些奇奇怪怪的object、和拍了段鬆郁矇的Hi8 片。那個時代,裝置和跨媒界才剛開始。蔡仞姿搞東西遊戲、李家昇黃楚喬搞女那禾多─沒有什麼是不可能,反正都賣不了錢。

當然也知道這個小小的文化界,總有種種的微言。不想說這是一個時代的過去,畢竟這些思想格局在我們這一輩當中,還是許許多多的未完成。我只是真的好記得,也斯叔叔總是咪着眼,好和藹的對我們這些小朋友呵呵笑。

也斯_2012書展

1997newyeareve
應是1997年除外,鄧達智在祠堂搞盤菜。一桌都是文化版記者編輯。
2012.2也斯-張輝
去年2月,本來是約短留香港的張輝吃午飯的,誰料給Sydeny在街上碰到也斯。
L1110081
1995年藝術中心出版。當時不很明白。還有一冊寫作班的作品集,白色小本,找不出來。

 

廣告

One thought on “也斯叔叔死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