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我們都成為大樹!敬悼周錫輝師兄

(《保樹立人》特刊重貼)

認識周師兄,要多得整個把中大搞得滿城風雨的前任校長劉遵義。2005年,其時獨立媒體成立不久,不少成員都是中大出身,劉遵義上台以「國際化」為名把中大英語化,我們當然走到前線事事關心。一直不為人所重視的校友評議會http://www.alumni.cuhk.edu.hk/chi/convocation/ 特別在周年大會議題上加入討論環節,我們都是已畢業的校友,走進位於恆生大廈頂層的會場雖無妨礙,但當時的學生會幹事胡浩堂卻被拒諸門外,並給銀行大班彭玉榮老校友惡言相向:「I will use all my power not to employ you!」成為一時金句。(http://www.inmediahk.net/node/28867)校友會連帶老校友之類一向給我們的印象都是保守與建制。此語一出,卻令不少老校友嘩然,其中一位便是周師兄。隨後劉校長大興土本,斬樹開路、成立新書院。周師兄、雷競璇、關彩華、陳祖雄、許漢榮、鍾美儀等老鬼,陸逐產生要在評議會以外連結校友的組織,於是再連同繆熾宏、莊耀光、陸耀文等組成校友關注組http://www.cuhkalumniconcern.com/ ,監察校政,支援學生。記的關注組開初的會議,就曾在我們家徒四壁的新辦公室舉行,大家還送了我們一套杯子。出版《新書院事件特刊》,周師兄和夏淞就像回到大學時代,坐在長桌兩端做校對。

當時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周師兄原來是老保釣,亦是剛鬧校院欺凌新聞的新界喇沙校長。只見這批老鬼年屆退休,做事卻幹勁十足,人脈廣,經驗老。隨後保樹立人、新亞校友會選舉事件、學生報情色版事件、拆卸烽火台及朱銘雕塑、關注組換屆選舉,以至去年新民女豎立中大並擬長期擺放……都有周師兄的身影,每每坐言起行,我們自愧不如。最難得的是,周師兄雖完全做得八十後老竇,卻從不主導。亦也許是對千奇百怪的反叛學生見怪不怪,故此非常開明寬容。記得2008年情色版事件,報社被千夫所指,記者有如狗仔隊般駐守本部,范克廉樓重門深銷,氣氛緊張。我伴隨周師兄回校想要了解情況,也不得其門而入。當時周師兄覺得校方不但準備嚴懲學生,還在淫審刑責前劃清界線,急的如熱窩上的馬蟻在范記樓下踱來踱去,想要為學生向校方施壓說情。又一次,也不記得是因什麼原委聽周師兄在中大「想當年」,搞學生會時落堂出去教完書,然後番黎學校通頂,「好捱得」。當時中大路遠,又沒有電話,遇事上了差館也是父親靠人轉達着他回家。而最後一次見他,則是去年學生會的新民女論壇,當時我支持何慶基重塑89年原民主女神像永久擺放方案,然主流意見是怕節外生枝,而新民女亦成為歷史一部份。而周師兄則覺的此議可從詳計議。

周師兄之平易近人,對獨媒眾人尤其關切,特別是身材瘦弱的朱凱迪,跟他碰面,不止一次開口就是問他近況!父輩不一定父權,亦可以是經驗智慧的薪火相傳、互相扶持。周師兄身材高大建碩,武功有多高強我無緣見識,幸他有的舊生、Jaco在面書上繪形繪聲:

「舊底 d 中學常有古惑仔 “接人放學", 細個在另一間中學曾有同學仔比人夾走打到失憶的,幸而老衲自己未俾人夾過。(老衲有無夾過人呢?嘿)。有次在新喇放學,見有幾條友在準備夾一件師弟,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一條彪形大漢,一身功夫裝, 勁裝結束,氣度威猛,越眾而出,一手放背,一手戟指,向眾潑皮流氓喝道 “一個二個係度做乜野!" 眾蛋散見此粵語殘片般的情狀,皆不敢答話,夾尾而逃。功夫佬者,老周也,常在學校教國術,打蔡李佛焉。」

至於Jaco對周師兄的評語:「老周平日除左民主洗腦,仲好鍾意講 “做人最緊要係有義氣" 義者,宜也 當時覺得佢好撚煩,但其實又一路記住的。」我輩搞社運口水多過茶,每遇警察、保安圍攻,總予人秀才遇着兵之感。而習武之人講義氣,就是不用出招,周師兄的氣度總能聳動人勇往直前,就是要去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只要有他在,便無後顧之憂。

雖然大志未竟,但想起周師兄是踢着波走的,應該也算是開懷地離去。一棵大樹倒下了─但別忘記我們也能變成可以為別人遮風擋雨的大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