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北京當代芭蕾舞《金瓶梅》,舞者畫成圓圈的長腿與死纏爛打的水蛇腰,頭二十分鐘的確目不暇給,觀者跟舞者一樣喘不過氣來。尤其檯/床的妙用,王小川演的潘金蓮頭頸胸腰腿扭盡六壬,與孫銳演的武松在檯上腿下渾身解數,危坐在三樓觀眾席看那她下身那半截粉紅短搖風擺柳,直是誘惑的非常好看。總覺的芭蕾舞中男角都是花瓶,要演活男人大義凜然下的弱,要麼過於正襟危坐,要麼一副狼相,難度甚高。與王小川的對答,這位武松略顯青澀。整個演出雖然在音樂與舞台調度都不乏亮點,例如繩與西門府內的色欲無邊、搖椅/床的雙重隱喻、以至絲裓背幕等……但不能否認的是二十分鐘之後已呈技窮。而第三幕所謂群麼亂舞的圓形大床,與整個舞台的關係薄弱,只覺得在情欲電影中似曾相識。尾聲西門慶走入/被吸入灰色布幕的玄門,也甚耐人尋味(十分的閹割恐懼)。情欲畢竟無分國界,縱觀整個演出,令人最安慰的是沒有出賣東方情調,但改編經典之難─不知有沒有受距離影響,總覺得除潘金蓮外,角色與肢體之間的關係挖得不夠深入;而所謂看破,亦嫌陳腔濫調,未能表達出編者觀點。王媛媛帶領的這個團,成立才三年,中國舞與芭蕾混雜,頗能調配出當代特色,值得繼續拭目以待。

 

話說回來,最奇怪的倒是坐著的我們,為什麼要正襟危坐的看舞台上點到即止的情欲表演?《金瓶梅》是我今年香港藝術節的唯一節目。一邊看,我不能不想起那幅掛在天樂里口的「3D 肉蒲團」廣告,明碼實價,沒有假正經。

(順帶一提,當然也想起許多年前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的《金瓶梅》,可看曹城淵的想當年〈十六年前的舞台裸体版《金瓶梅》〉2011年12月31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7b0fe50100nvr6.html )

 

(觀演場次:2011年3月25日,香港演藝學院歌劇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