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團合一」初探──以新蒲崗及大角咀工廈藝團為例

(刊:陳國慧編:《香港戲劇年鑑2009》。香港: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2010年。)

大角咀必發道。前面較矮的1950年代工廠大廈,正是天邊外自由劇場會址。後面則是被「活化」成豪裝Loft的Solo。(梁寶山 攝於2010年6月)

文:梁寶山

前言

「瞓覺要有舖床,演戲要有個戲台」但有了戲台後,戲又從何來?再套用粵劇界諺語「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功」──要填滿現時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共15個表演場地共約二十多個可作劇場演出的空間共約35,501個座位,以至未來「西九」共17個世界級文化藝術場地共12,900座位,到底我們需要每年幾多時數的排練場地?何況

小劇場本身已是一種自足的美學追求,而不是星光熠熠的大舞台預備班。九十年代盛極一時的「城市劇場」,集劇壇舞壇於一身,也旁及當時方興未艾的裝置和其他前衛藝術,惜於九十年代末無以為繼,已成神話。除藝穗會兩個小劇場和藝術中心兩個大小劇場外,幾乎所由場劇都由前市政局興建營運,藝團之於場地只是過客,並無性格可言。

直至2000年曇花一現的油街(編按:即「北角油街藝術村」,原址為油街政府物料供應處),藝團如「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被「安置」到土瓜灣「牛棚」後才繼漸成型的「前進進牛棚劇場」,才重新打開場團合一局面。近年工廈排練與演出空間有增無減,先有Loft Stage與其他個別藝團會址在新蒲崗形成群聚,後有大角咀「好戲量」的「外西九戲劇工廠」與「天邊外劇場」的「天邊外自由劇場,取城市中心便利,均以非資助模式小本經營。

時間與研究規模所限,本文只能集中以落戶工廈「場團合一」的Loft Stage、「天邊外自由劇場」及「好戲量」「外西九戲劇工廠」為例,簡括勾勒其發展經過,尤其空間運用、營運模式,以至與城市發展之關係。本文暫且對小劇場定義及研究對象的美學特色存而不論。

(全文IATCyrbk2009。頁序倒置了,請自行調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