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族漢人仇殺‧讀太虛和尚傳

來多事,白滿德Don A Pittman著的《太虛─人生佛教的追尋與實現》只能斷斷續續地看。不知是因為作者的當代問題意識,還是民初的社會情狀與我們今日的困局真的那麼相似,我們今日所困惑的,太虛和尚在幾十年前早已想得通透。上周見到漢人與維吾爾族人之間的仇殺,很是心痛。評論都在歸咎於政策失誤,只從經濟方面「改善」維族生活,卻完全沒有考慮到不同民族的文化、宗教需要。背地裡處處想要改變別人,其實不過是無處着根的自我中心。這裡轉引一節1935年的「人群政制與佛教僧制」,他說:

[社會主義]手段之偏謬,略分四條:一、見環境而忘本身,彼之所注重者,純在改造環境,改造社會,而不從個人繕性修德以改造身心。[…]二、專物產而遺心德:以為環境之壞,由於物產之不平,遂專從物產之制度上改變,而不知物產上之有階級,亦由心理上知識欲望等發達變化而來。三、齊現果而昧業因:凡人生所有種種之階級,亦由先業為因之所招感,業因不同,故報亦不同。若但知專從現果上剷平,而不知從業因上改造,如取消專制階級、資本階級,其意固善,但惡果既去而未種善因,不轉瞬間而軍閥專橫,暴民專橫,則亦等於換湯不換藥,烏有濟於事哉!四、除我所而存我執:除一切之階級,公一切之財產,故能忘其我所有法;但其私意則在由此可從情受用,則我執之心更甚。然我所由我執而有,我執不去,我所何可忘?結果或好逸惡勞,但用不作,百業廢而仍漸復其舊。」(轉引白滿德2008199)

太虛和尚早年在廣州曾與革命份子一同研讀巴枯寧、馬克斯,其後卻又與國民黨過從甚密,甚至支持蔣介石宋美齡推行的新生活運動,抗戰期間到東亞佛國出訪,是為戰爭期間的和平大使。太虛和尚對特權階級對窮壓榨,並不是視若無睹,之所以不認同共產黨,最主要是認為階級鬥爭並不能帶來和平的結果:

今後人世之危厄,不在國際之強權階級的高壓與爭霸,而在弱小者對於強權者之聯合報復;不在民間之資本階級的壟斷與競勝,而在貧困者對資本者之聯合抗鬥。」(同上:200)

不是說太虛和尚的佛教政治觀點能化解一切今日之政治問題。但去年的西藏、今日的新疆、歷年到處維權運動的鎮壓,不就是無數的小六四麼?高壓統治下產生的,不會是和平共處,而只是更多的報復和仇殺,然後以更大的報復和仇殺來平息。

─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