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記─宗教篇

二、宗教篇

(刪節版刊佛門網「明覺」)

法鼓山─佛教新美學

遠眺法鼓山

觀音殿外2

還是不想留在城市便從台北車站搭客運到法鼓山。年前到朱銘博物館,遠眺山下的法鼓山,已經心往神馳。但見網站叮囑參訪者預約,唯有作罷。外子仰慕聖嚴法師已久,雖然法師已經往生,這趟終能一訪,還是非常歡喜。周五參訪遊人不多,打計程車從金山鄉上山,負責接待的吳師姐和李師兄老早便在接待平台等我們。時正午齋,與另一位同是由香港來的師姐會合,便到齋堂用齋。午齊餸菜果然簡樸,瓜就是瓜、菜就是菜,鮮甜分明。齋堂用自助形式運作,取了飯餸便勁自走到男或女眾用餐區,有的還自備碗筷,默念午齋偈,然後專心用飯。偌大的齋堂,四眾弟子井然有序,格守禁語,只有碗筷觸碰的聲音,沒有一句閒話。齋後經過廚房,師兄指着廚房說,這個廚房,足夠煮三千人的飯!佔地70甲的園區(不足68公頃;維園面積19公頃),幾乎每天都有不同活動,常住僧人只二百多名,日常運作均端賴義工維持。周六、日的繁忙時段,動員人數可達五、六百人,以接待數千名參訪者。接着師姐又說:「你看我們廚後的垃圾這麼少!聖嚴法師不僅提倡環保,還提倡心靈環保i。所謂環保,不只是省吃斂用,而是知足少欲、惜緣惜福。

L1190062

惜緣惜福的環保理想,來自聖嚴法師開山原則。從原觀音寺的18甲地開始,自1989年起經過十多年的置地、規劃、動工,歷時十六年,才於2005年開放。聖嚴法師「希望法鼓山的建築,要像從土裡自然長出一般。」所以從規劃座向到裝潢細節,都配合天然地形,非不得已,不可砍一棵樹,更不許移山填壑。分別為六層及四層高的主體大樓,座落於兩條河溪中間,集佛殿、齊堂、會客室、展示廳及文物館於一身。而設有圖書館、研究所與修學院於的第三大樓僧眾寮房與禪堂,則散落在園區後方。法鼓山建築物牆身均以青斗石簡以紅磚覆蓋,掩映在青山綠水之間;蓋頂銅瓦原為金色,但經歲月磨煉已呈鏽綠。走在連貫起各大樓的戶外步道,吳師姐特別叫我們留意粗石階之間的縫隙和斜坡,都沒有用水泥填滿,植物自由生長,蟲蟻與我們如常出。設在頂樓的大殿,頂高16公尺,廣3000多坪(9000千多平方尺)是日常早晚課和大小法會的地點,走進去,頓覺個人之微。然而從生命園區回望,這座大樓卻又是如此貼地依偎在山頭,不覺其雄偉而只覺其與山頭渾然一體。令人最心曠神怡的,莫過於觀音殿前的水池,沒有七寶荷塘或彫欄玉,就只是如實的一池清水,照見天上凡間的空明。脫胎自宮殿建築的傳統寺院風格,演化成莊嚴而樸素、宏大而內斂的現代建築,彰顯出聖嚴法師宗風築師設計陳柏森、張國洋及陳俊宏的別出心裁,讓出最多的空間讓時間在建築物上自行顯現無窮變化,締造佛教新美學,實在應記一功。

L1190076

吳師姐剛弄傷了臂膀,掛着三角巾仍帶我們在園區四處遊逛。遇到法師和義工,大家總關切的問侯;走在有電梯的大樓,師姐也是領着我們拾級而上每當又熱又渴的時侯,總水機和長在轉角。如果沒有這些體貼的設施和細心的主事者,就是再好的建築也是枉然。曾當小學老師的吳師姐隨機說教,看到蟬蛹脫殼,會道生命的無常;遇到路旁老樹,會告訴我們日師父怎樣對樹說法─說我們要蓋房子,請你不要那麼執着路上遇見唯一沒那麼笑容可掬的,是剛把老人植存的一家。安慰寒喧之餘,吳師姐更嚷道「我死了也要葬這裡!」。所謂植存,即是不立碑築園,把骨灰直接埋入地底。陽光稍斂,吳師姐便我們見識何謂植存藥師古佛沿步道而上,有一圈平平無奇的草地,只有幾叢翠竹,細看才發現草地上都打像高爾夫球場上的小洞洞口覆有帶草皮的活蓋,下面則是直入地底二十尺的深洞植存不只是讓塵歸塵土歸土,更要我們學懂放下。故此先人的骨灰會被分成幾份,然後隨機放入不同的洞裡。「環保生命園區」台北縣立、法鼓山管理,家屬不能擇日,也不許燒香化寶,悼念只携一束鮮花。吳師姐領着我們靜靜地繞了一圈,默唸佛號,又跟在這裡掘洞師兄打了招呼,便安靜的離開。走了大半天,不要說墓園沒有竪碑立匾,就是在園區只在大殿才見有三尊佛像,觀音殿也是名符其實─除了觀音像,使沒有其他。聖嚴法師倡導智信,反對偶像崇拜,只有記念館才有他的肖像。莫說滿天神佛,園區就連一點多餘的裝飾都沒有。掛的手書牌匾,也只是一幅起兩幅止,在適當時侯警醒一下學佛弟子而已。所謂佛在心中,看着吳師姐的言行身教,就是法鼓宗風的最好示範,着實叫人歡喜

DSC05536_resize

叫人歡喜的吳師姐,與我們在山門下合照。

不肯讓路的大樹

香港的工地,通常只把樹視為負資產。這棵老樹,用了八十萬台幣才能請到樹木銀行,然後再植回來。根深葉荗的老樹和幾百年的生命,其實是物超所值。聖嚴法師為樹說法,與波爾斯對免子講藝術,異曲同功。

世界宗教博物館─百千法門 同歸方寸

金色大廳

前面提到台式生活品質,總能在平常和小處流露文化素質。到台灣逛博物館,除了像百貨公司一般熱鬧的故宮之外,我更喜愛跑地方小館,像八里的十三行博物館和鶯歌陶瓷博物館,雖是專題小館,都辦的非常專業。博物館不是樂園,辦的好與壞不在於館址大與小而在於藏品質素與展覽水平。像設在永和區的世界宗教博物館,一壁靠着太平洋百貨,展示廳設在七層樓房的最高兩層,佔地只2388(即不足7,900平方米;香港歷史博物館的總樓面面積為總樓面面積17,500平方米),深黑的外牆沒有窗,十分低調地隱落在尋常百姓家。在地下購了門票,搭昇降機直上七樓,迎面而來的是一幕水簾與迴盪在「朝聖步道」走廊的聲音,反覆呢喃:「在出生前,我是誰?」、「我們為何被生而為人?」「我們為什麼懼怕死亡?」步道壁上,有不同宗教朝聖者的剪影,殊途同歸的向着同一方向禮拜,陪伴參觀者進入展區,如像一次心靈洗禮。宗教多從對生命的詰問和對宇宙的好奇開始,而博物館則強調不同宗教的互相了解與和平共處,故展覽亦從一幅綜合了由中國、印度、羅馬等幾個主要遠古文明的星象圖結合而成的「寰宇圖」開始,舖設在「金色大廳」的地板上,讓觀眾自行身歷其境。七樓展廳,展出佛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猶太教、印度教、錫克教、神道教、馬雅民俗及古埃及民俗信仰等文物。雖然每種宗教只有一個展櫃,但所搜羅的藏品,從公元前的埃及青銅神象、二世紀的灰岩佛足石、九世紀的羊皮紙古蘭經,到當代台灣的媽祖像,一一包羅萬有。而解說文字扼要敍述不同宗教的歷史起源、信仰對像、修行實踐及在台灣的今昔發展。與參訪個別宗教古蹟道場不同,博物館把宗教視為知識的對像,等量齊觀的展示方式,鼓勵觀者橫向閱讀。不難發現的是各種宗教之間的互動與相似性,其實往往比衝突與矛盾為多。尤其神道教、佛教與道教的造像美學;甚至馬雅文化對天主教的融合。如果嫌七樓的展廳太過知識性,六樓的「生命之旅廳」,以生、老、病、死來貫串起不同宗教的生命觀,參以人生不同階段的儀式和生活物品,以多媒體方式讓觀眾融入其中。不少新建的博物館,常濫用多媒體,令人眼花瞭亂,反而窒息思考和感受空間。「生命之旅廳」卻是難得的洽到好處。例如其中的「靈修學習區」,獨闢一室,中央是一片原木地台,三面影音播放是不同宗教的修持方式,例如印度教的瑜伽、道教的太極,觀眾可安坐在地台上靜心欣賞、有樣學樣,卻又不失肅穆氣氛。

103_0242

103_0245

世界宗教博物館,是被喻為台灣第五大山頭靈鷲山的心道法師所創立,籌備十一年,於2001年開館,由哈佛大學宗教研究中心Lawrence Sullivan博士設計展示內容,館址由已故建築商邱澤東捐贈。心道法師1948年生於戰後緬甸金三角地帶,幼失怙恃,深心體會到戰亂對人類帶來的痛苦。三乘合一的心道法師,出家與修行經歷充滿傳奇。把精力投放到世界宗,而不只是廣開道場,為的是希望化解做成最人類社會衝突的根本矛盾,接引更多不一定一開始就對佛教有興趣的大眾。雖云博物館以世界宗教為主題,唯濃重的宗教氣氛,與強調「百千法門同歸方寸」,卻又不失佛教本懷和靈鷲山宗風。


網上資料:

法鼓山世界佛教教育園區http://fagushan.ddm.org.tw

世界宗教博物館http://www.mwr.org.tw

延閱讀:

陳大為 鍾怡雯:《靈鷲山外人─心道法師傳》,台北:遠流出版社,2002年第二版,2008年再版。

關活動:

道讀書分享會《雪中足跡─聖嚴法師自傳》

200981

7-9

報名:http://bulletin.buddhistdoor.com/chi/event/986

據悉世界宗教博物館名譽館長漢德寶書展講座,暫時找不到資料。

i聖嚴法師提倡四種環保,分別為心靈環保、生活環保、自然環保、禮儀環保。可參http://www.ddm.org.tw/ddm/intro/index.aspx?cateid=725&contentid=3648&page=0

廣告

One thought on “台灣小記─宗教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