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

p200901050853521998418810ot_4

終於把佛教熱的稿子草好了。一直積壓着不敢病,這下子才發了出來(害的是「感冒」!),現在舒服多了。寫這稿子,顧慮重重,既怕「教外人」嫌不夠激進,又怕「教內人」覺得偏離佛教本位。寫了出來,雖然還要修改,但舒服多了。

世事紛擾,為什麼是佛法?

已經是五、六年前,吾友家榮還是廿豆的導演,我們還在牛棚演「十二因緣」系列之一「天使極樂宴」。當時廿豆的朋友紛紛受家榮感染開始上佛學班,我當然也是他/她們的弘法對像。記得阿yim說:「仲勁過你讀咩Darrida」當時不以為意。前陣子與另一朋友通電郵,一只腿踏在學術圈、一只腿踏在社運界,兩種都是曠持日久的事業,冷不妨她無端回了一句:「在把佛與解構對照。」是的,要超越二元對立、要打破敵我分明,但我們還是在難分難解中毫無寸進。當然,佛法遠不止於此,不過以此作為起點,未嘗不是個好開始。

放下硬橋硬馬的理論書,這兩天又胡亂翻書。翻了梁文道的《我執》和陳潤芝的《六四二0》,愛慾生死抑或殺人放火,說到底還不過是無明流竄。人都死了,甚至已經毀屍滅跡,怎料又在那邊生起。書中訪問鮑彤一節,對二十年前後,社會的不公義,有這樣的對照:「螞蟻跟大象比」:

「當時我知道的腐敗是甚麼?我送你一條中華煙,你替我家裡安裝電話,就這麼個事情。現在的問題呢,我給你兩幢別墅,我給你兒子女兒出國,你給我一個合同,這個合同是個壟斷的合同,一賺就是幾億、幾十憶,這兩個東西跟本不能比[…] 現在中國還有死刑,但是陳良宇都可以不判死刑,那你這個死刑對誰呢?」(第22頁)

制度與人心,改革與懺悔,同樣重要。再翻《明報》葉輝叔叔昨天在「星期天生活」重引了一句昂山素姬的話:「it is not power that corrupts but fear。」能說出這樣的話,緬甸不慚為佛國。是的,暴力不只源於權力,到處留情也不源於超人魅力,而是那那背後惶惶不可終日的我,恐懼都是無中生有。再翻開聰哥的「為什麼美國人不怕?」,布殊八年的反恐愚民政策,恐懼人傳人,尤甚於豬流感─還有什麼好怕的? 昨晚港台的「香港故事」,以大嶼山的禪修道場為題。如果以為佛法是一處逃開紛擾的避難所,對不起,你錯了!正如葛印卡老師常以手術刀為喻(又是現代化的比喻!),只有正視、不能迴避,無明、恐懼,才有止息的一天。

p.s. 《我執》是梁公文道的舊文重輯。鄧小樺的序「星辰也有憂鬱的影子」,非常可讀。然更加不能走漏眼的,是梁公的「跋」。

六四是會平反的。

廣告

One thought on “恐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