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佛教─寫在佛誕前夕

佛誕假期在港實施十周年,佛聯會特別委約了眾林夕與顧家輝為眾歌星譜寫成「佛誕吉祥 」一曲,想不到香港近期的所謂佛教熱,那麼快便變成了與反吸毒、慶回歸、迎奧運一般,仰賴宣傳與嘉年華的群眾運動。佛誕遲至1999年才終於能夠與耶誕一樣享有假期,雖然厚此薄彼(耶誕是兩天紅假),值得高興之餘,不能不感歎宗教與政治之連結,正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努力想在友儕之間為佛教洗脫老套保守的罪名,甚至作為基督信仰以外的宗教感召,誰知曾德成局長在世界佛教論壇的政治秀,漸次成形的激進想像,一下便給打落十八層地獄。讀到在上期《溫暖人間》看到那種金碧輝皇的場面,曾經非常的失望─開幕式嚴如一場奧運開幕式,明明說人類當下問題是資源過度耗費,卻大洒十億人民幣來建一座有如巨蛋的梵宮。曾局長發言稿「香港文化一直有佛」,從近日正受蟲患的心經簡林、到志蓮淨苑仿唐建築、甚至李焯芬的兩部新著─有如一篇市政局年代的工作報告,羅列周詳,卻又各不相干。局長更說:「當然這是由於香港文化始終是中華文化一部份,不因為殖民統治的一段歷史而割斷」─這話就更蹺蹊,四九年後大量僧尼南移,殖民地竟吊詭地成了佛教的庇護中心,佛法的續滅;與中華文化有什麼關係,是另一個課題。這種相提並論,假設殖民地管治必有害於佛法的流傳,然而在歷史事實上卻並不必然。只是讀到這裡,卻又想起莫昭如前陣子看見原來激進的同輩晚輩都歸依佛教,便語焉不詳的,說─「解殖與佛教有關」。是的,相對於基督信仰作為與殖民主義隨來的外來宗教,中國知識份子早從清末已不斷借用佛教這個半本土宗教作為抵抗西方文化的思想源資。局長之言,充滿的是反殖意味,背靠是世界論壇的國家佛教(state-Buddhism)、連結的是民族復興的侈華舖張。反殖還是去殖,差之毫釐,謬之千里。

今早午飯,外子問我,你說十年後的香港佛教會不會變質─我說,我們不正正在改變佛教嗎?退一步想,要是所謂的中華民族性就是依附權威的話,國家佛教何嘗不是另一種慾鈎牽?只是除此之外,吾人不得不更加努力而已。

這陣子正在苦讀雜書,希望盡快能有更詳盡的文章與大家分享。

祝,佛教吉祥!佛教世界論壇2009

廣告

2 thoughts on “國家‧佛教─寫在佛誕前夕

  1. 很同意哩,香港時常都有那些嘉年華會式的水過鴨背式的大眾活動,佛教活動被同化和娛樂化,差不多像是必然的。而,佛教被講成為是中華文化一部分(相對於西方天主教和殖民),和溫和不要激進(也是相對於天主教, 或者香港context 是前陳主教的政治評論),真的是很恐怖的事。
    都不是如原來的意思。
    望月卻望著指著月的手,不只是看不到/感應不到月,也不只是錯在當了means 是ends, 而是那個出於心計的把佛教都收編了,「幫助」政府「順利」推行政策(不要反對多多事實)的行政手段。
    冇眼睇。雖然,香港這個令人麻木的地方,多點compassion和peace of mind都是很好的事。

    祝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