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信─出家小記

藝文‧三昧20094月之一

09.04出家拖鞋1

看到刊在《溫暖人間》「香港第一屆南傳佛教上座部沙彌尼出家體驗營」廣告,便立即在網上報了名。不是說南傳是沒有比丘尼的麼1?將信將疑,直至接到勝悅法師的電話,告訴我原來我們相識早在四年前,就在台中的內觀中心。我是學員,她是法工。整個營區,就只我們兩個香港人。問她來出家要準備什麼的,她只說:從今天起開始準備出家的心便可以了。那語氣一如我初遇宣隆禪劉老師的答覆,和我在電話裡戰戰兢兢的問寶林寺知客師我可以來打禪七不一樣的安穩。


習氣‧隨時

禪修與學佛,不必然等同。從禪入佛,於我是一個迂迴的過程。與外子經常批評香港人犬儒,什麼也不相信然而到了信仰關口,才發現自己不過是個普通香港人。相信方法容易,相信宗教很難。初聽內觀中心葛印卡老師說法,說中心「傳法不傳教」,如像一顆定心丸。在教會學校讀書,決志與返團契幾乎是我這一代人的共同經歷。然而當進入大學,知識、藝術取代宗教,從此沒有人再能夠勉強自己祈禱唱詩。所謂終極價值,僅在人文精神而已,九十年代的新亞書院,仍滿有不問鬼神的儒家遺風。

喜禪修營的井然有條,就連那一位學員應坐在那裡吃飯、那十分鐘應用那一格浴室都有規定;禁語的寧靜對職業上不得不多話我來說直是一種享受。然而照顧周到的作息時間表,修心之餘卻磨不掉習氣。如是者一坐四年,每年冬天到內觀中心一次,重新收拾散渙的身心而後又周而復始故態復萌。雖說行住坐卧都是禪,然而禪修畢竟仍有別於生活。出家營三、四十位戒子,全由勝悅師一人料理。義工與戒子再是用心,還是難免錯漏百出。加上不熟悉南傳禮儀、與從斯理蘭卡遠渡而來的幾位戒師又言語不通。情急之際,勝悅法師不得不出言呵斥。起初幾天,整個精舍都瀰漫着一種緊張與不安,有人暗自下淚(包括我),有人中途出營。有好幾天我都努力壓抑着「我來錯了」的念頭─然在排隊等洗廁所、在從隔壁傳來的的水喉聲中入睡、跟經常扭作一團的袈裟糾纏、在怕被師父責怪的恐懼之─矇懂如我,才逐漸明白出家是生活,而生活不是能夠事事先預先安排的program,食、瞓、拉,有什麼要急的?


疑‧信

09.04出家時間表1


沒有學習誦經與儀軌。年初第一次到寶林打禪七,見眾師課誦頂禮,必躬必敬,我只覺得難以投入。人人生而平等是人權與公義的最基本原則嘛─對佛陀頂禮猶可,卻為什麼要對師父頂禮?早晚課誦,眾師都是大聲大聲的諗,從三皈依到大吉祥天女咒,我總是聽的時侯多,唸的時侯少。明明只是一度空壁,課誦到底是向誰而說話?《金剛經》中須菩提問「頗有眾生,得聞如是言說章句,生實信不?」當時讀着沒覺什麼,見眾師起居飲食處處如有佛在,自己卻無法投入,如像碰壁。

這回被師父安排坐在禪堂前排正中,除了腰骨不能不要特別直之外,每日重重覆覆的唱誦,更不能不大口大口的唸。七天過去,到了捨戒,才明白唸誦的用意,原來根本不乎外在的對像,而是一種「說了便是」的speech act。捨戒那天,勝悅師如常領着我們諗誦,到了捨戒文,她卻止住不讀,着:「你們自己看了,然後逐個大聲的讀出來。」我垂頭看着誦本:「弟子某某塵緣未了、不思梵行,求師捨戒……(大意)整個禪堂一片默然。都說受戒難求捨戒易得:「受如持寶,亦如登山,必假多緣多力。捨如失財,如從高墜,不假多緣,故唯一說。」2但看戒文,就算不是背叛,也是一種退轉……推讓之間,還是第一個鏗鏘的讀了,低着頭,然後聽師父幽幽的說:「這兒沒你的事了,請便。」一個人在禪房捨下袈裟,信仰不是派對,終究要一個人面對。陸續地聽到其他戒子的腳歩聲、門開門關、那種我這一輩子都會記得的橙黃色的纖維互相磨刷,沙沙作響。一語之間,就只是一語嘛,與眾師從此殊途。

09.04出家鉢

慢‧無我

禪修營中無用疑法,在出家營每次頂禮、每次懷疑,直至第六天到九龍城托鉢。雖然從路線、交通、警署備案,到那些泰國人店舖,師父早有準備,但事前大家都大為緊張,生怕有所閃失。施與受都是功德,然我懷疑的是自己到底有何功德勘受供養。早上九時的九龍城很安靜,然空氣的味度、腳底的塵泥污水、城市的人來人往,就是低頭無語,還能感覺知道。如師父所語,如何供養,泰國小店的老闆比我們要熟悉得多,你站着默祝對方安好便是,沒什麼好擔心的。那天來供養的全是女性,有小店的老闆娘、有掃街的雜工、有準備好紅封包的婆婆、有母親拖着還在呀呀學語的女兒,鉢頭要放到及膝位置才能應供….供養與應供的好處我以為我已清楚知道,授與受均應抱無我之心。但當看到那位穿著藍色工作服的掃街女工跪在我們面前,她的低微與我的何得可能─不住俗家的我、我、我─一個知識份子、社會的既得利益者─而我連她包裹在工作服、手套、太陽帽之下的模樣也看不見。然後是小店的老闆娘,跪在師父面前合什默禱,神情的堅信不疑更叫包裹在袈裟裡的我汗顏。一行二十多人的僧尼隊伍在老城街道的晦暗中緩步前行,帶來的不止是拖受的喜悅,更是無法帶到異鄉、古老而虔誠的宗教需要。回到車上,瞥見老城原來的矮樓窄巷錯落着新蓋的高樓大廈,我但願這個泰國人小區,能久住平安。

09.04出家托鉢

小結

容納不完美,從別人的虔誠躬敬中照見自己的我、慢、疑。以為自己明白,到底還是沒有明白。無疑難以寸進,在掙扎之中精進前行,是為這次短期出家小記。如有不詳、不敬,文責自負。

~~~~~~~~~~~~~~~~~

謝眾師在萬難之中仍把南傳的比丘尼戒帶到香港、感謝義工與弘法精舍員工的不辭勞苦、感謝眾同修戒子的照料與容忍。

祝 平安、快樂

1有關南傳比丘尼的歷史問題,上方便參考:Alliance for Bhikkhunis (http://www.bhikkhuni.net ):1. Ven. Dhammananda Bhikkhuni on Feb. 24, 2008 “Ordination for Buddhist Nuns: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http://www.bhikkhuni.net/ordination_for_buddhist_nuns.htm ;2. Bhikkhuni Dr. Lee, “Sri Lankan Bhikkhuni History", http://www.bhikkhuni.net/new_page_3.htm ;3. Bhikkhu Sujato, “Bhikkhuni FAQ, A Conversation with a Skeptic", 13/4/2008, Santi Monastery, Australia http://www.bhikkhuni.net/new_page_4.htm

2《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大正藏》卷四十,頁 226c 。轉引自釋悟因:「捨戒問答二」,載《 香光莊嚴》,六十一期/89320日。原文http://www.gaya.org.tw/magazine/2005/61/vinaya1.htm

廣告

3 thoughts on “疑‧信─出家小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